第二部分

大霞又一次昏了过去,土匪胡子们扶着她,他们看见那วru白色的jing液,已๐从

她张得很开的yin道里流出来,顺着大腿往下流,湿遍了她那双丰ถ满柔嫩的双腿,

连脚๐背脚跟也๣全部被那ว白色的jing液ຂ湿透。

第二天下午,土匪胡子们想进去再次轮奸蹂躏她时,发现她已๐经一头撞死在

墙上了。

一个ฐ星期后,九洲又和土匪胡子门突袭了一个ฐ大屯子。顿时,屯子里

飞狗叫,土匪胡子的胁迫声,女人的尖叫,哭喊声充斥ม了这个ฐ山屯。

不一会儿,屯子里响起了密集的枪声,在屋里正压在一个十五六岁的光着全

身小姑娘身上,在小姑娘๤的尖尖的哭叫声中,刚ธ刚将粗壮的yinjing插进小姑娘的yin

道的九๡洲大一惊,他抽出yinjing,光着屁股跳出门外问道:和谁响和谁打?

外屋一个ฐ正往下剥女人衣裤ไ的土匪胡子乐่呵呵地说:和红姑娘新า娘响。

原来,这是胡子们为ฦ了庆祝,用放枪来代替结婚的鞭炮。

吓了一大跳的九洲放下了心,笑着骂了一句,妈了个巴๒子的,这群狗

揍的东西!又旋๙风般地跳进里屋,又一次将那个小姑娘๤摁了个大字形,扑上去,

再次将粗壮坚硬的yinjing强行顶进了小姑娘的yin道里。

小姑娘๤凄厉的尖叫声和令人窒息的哭喊,这哭声和外屋女人的哭声,和全屯

子女人那ว变了腔调的哭声混杂在一起,使人感到犹如进入了鬼域世界ศ。

这一晚,全屯的大部分女人都遭到เ了强奸,最惨的要数屯西张富材家刚ธ娶ດ进

门的新า娘๤月菊。

当晚,张家张灯结彩,张家二十八岁的老大张富材刚ธ把新า娘月菊迎进门,还

没来得及拜天地,屯里就响起了枪声,一大群土匪胡子端着明晃晃的刺刀冲了进

来,不由á分说,二十岁的新娘月菊被二十几个土匪胡子摁翻在炕上,张富材猛虎

般地向土匪胡子们扑过去,被土匪胡子门一顿ู枪托猛捣,打碎了脊椎骨和两条肋

骨。

他们将张富材拖起来,用绳子将他吊在门框上,一个土匪胡子在他身后抓住

他的头发朝后一拽,让他眼睁睁地看着他们去轮奸他的新娘๤。

屋外,张家老父,老母,十七岁的二弟都被枪杀在地,十四岁的小妹被他们

这些畜牲追到เ大街上扒光了衣裤,整个人呈大字型被吊绑在栓马桩的大木架

子上,十二个土匪胡子硬是将小姑娘๤活活轮奸致死。

屋里,新娘瞪着一双惊恐的眼睛看着他们,在她令人毛骨耸然的尖叫声,奋

力挣扎中,还是被几十个ฐ土匪胡子在一片yin笑声中轻易地扒光了衣裤ไ。

土匪,畜牲!你们不得好死!张富材用尽全身力气怒骂着。

放开我,不要,不要!我求你们!我给你们跪下!新า娘月菊不停地哀求

道。

被剥光衣裤的新า娘,两ä只饱满结实而坚挺的ru房,正上下左ุ右不停地颤动着。

一个ฐ土匪胡子,将嘴巴๒俯低,开始去吻吸月菊的ru房,ru头,啊呀,不,

不,求求你们,月菊仍作着无力的挣扎和哀求。

好哇,多美的身子,好白好白,真不错,让我也๣当回新า郎๰倌吧!几十双

土匪胡子们的魔爪在新า娘子的身上揉搓着,一边大声yin笑着。

张富材瞪大着眼睛,他已๐经骂不出什么เ话来了。

那个土匪胡子将嘴๨巴移到了月菊的肚脐,yin毛处,新娘月菊的下身没有太多

的yin毛,但红润润,紧闭着的肉缝yin唇却引起了土匪胡子们极大的yin心,那个土

匪胡子先用舌头去舔吸她的yin唇边缘,而其中一个ฐ死死摁住她的土匪胡子,则凑

近嘴,想亲新娘月菊的小嘴。

嗯,不,不要,嗯呀!月菊死命摆动着她的头,并将嘴唇紧ู闭,企图避

开男人的亲吻。

这个土匪胡子急了,使劲用手掌扇了她几个耳光。在她无力地流下双泪时,

土匪胡子飞快地将嘴靠上去,狂烈地吸吮着月菊的嘴๨唇和舌头。

啊呀,这新娘子的yin户真漂亮!用舌头舔吸她yin唇的那个ฐ土匪胡子,不

断ษ地移动双手去抚摸月菊的小腹,大腿。

新娘๤月菊放声大哭起来,但很快,从新娘月菊的yin道里流出了一股股粘液ຂ。

那ว个土匪胡子站起身,握住自己粗壮坚硬的yáng具,在她的yin毛和yin唇间磨动,

而他的口中则ท不断发出yin荡的笑语:嘿嘿,新า娘啊,我马上就要做你的新郎了,

你看我的大巴多粗,多结实,现在它更加坚硬了,现在我就要把它插进你的肉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