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5章 面子之争(1 / 1)

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

铸龙庭强烈推荐:

这也导致宋臻身边的非人类受到เ了他的关注,和影响。

“这种人,换而言之就是迂腐书๰生。”典型聊斋故事中间最常见的君子类型,或者准确地说,可以戏谑地描述为“老实人”?不过这年头中枪的似乎都是老实人啊……什么美女过尽千帆之ใ后找了个ฐ老实人嫁了之类的。想到这一点,宋臻在心里偷笑了两ä声,脸上却还是正经的样子,对着锦琳继续表达自己的观点。

结果,ไ直到锦琳被送上门来,这才把前๩因后果都弄清楚的赵红妆,却还没真正做好准备让一位货真价实的龙女住到家里来呢!

一位龙王,什么没有呢?能够让宸昱有求于宋臻的,ไ也๣只有那些诗词文章之类的了。而且看他所说,还应当是有关这连江的诗词文章。

不过谁知道呢?反正宋臻内心深处是觉得他有些不好相处的。因为宸昱一贯表现的太过我行我素,飞快变化情绪,那种唯我独尊的气势又太明显,这就足够让人形成印象了。

他下意识地四处看了看,确定没有人注意到这完全不符合科学道理的一幕。

之所以没有想要询问赵红妆,原因很简单。赵红妆并不是主动出现在宋臻身边的,而是本体直接被宋臻挖走了这么回事。

这些全都是内部的条件,只有在顾衡恩进入行伍开始打仗之ใ后才能ม显现后果。

封晟望着他,继续说着:“只是封晟却尚有遗憾,那陶盆上只有这一联诗句,我却从未见过全诗。虽说如此绝品,能见得一句都是福分了,可我总想着,要是能够读完整首诗就好了。不知宋公子可否满足我这小小愿望,容我一睹此诗全貌?算是我求你了。”

一则,现在这瘦金体还是宋臻独一份的东西,随意送人之后,再珍贵的东西也会贬值,即使宋臻看着那些拿着钱๥上门的人很是心动,可是他知道这样做对未来没有好处,而现在他既然不愁生活,何必这样毁坏自己的钱途?

这态度可有点不对劲。宋臻看着夏侯,只觉得对方面对夏侯将军,也就是他所说的夏侯渊的态度,似乎带着一种莫名的怨气?

怎么เ办?

宋臻立刻有点急,打断了他的话:“我不是说过了吗?无论是现在的时间还是我们的身份,去军营这种地方都不是好选择,如今我又没有办法在这样的事情上帮到你,要是出了什么事怎么办!?”

万一他真遭遇了倒霉的主角命,今天拿到的这玉佩牵扯到什么惊天大秘密之类的,是不是之ใ后还要不断ษ被追杀?这完全就不在宋臻最开始对未来生活的安排上啊!

这特效做得真是太好了,花了几千万的吧?

约莫是因为今天是阴天的缘故,茵茵姑娘๤并没有打上次那把小红伞,只是她这无຀论什么เ时候都一副雨巷里悠长的姑娘的姿ู态,让宋臻颇为不适应。

云孙也看见了知府的表情,不用想就知道,这位宋公子理所当然又写出了绝对的佳作,至少,比起自己้其实颇为满意的那首诗还要好!

“来,来!宋臻,赶紧把你的诗拿出来!可别藏着掖着了!”知府连连唤道。

不多时,就有一位公子作好了诗,搁笔,吹了吹纸张上的墨迹,恭恭敬敬将作好的诗呈递给知府大人。

琼县县令当即反驳:“王大人说的是什么话!方แ才不仅宋公子崭露头角,我琼县云公子也未尝差ๆ到哪儿去吧?”

“众位说说,这亭子,当取个什么名字呢?”

“宋臻见过府尊大人!”听不太出来知府话语里是否有什么深意,不过带着笑意的话语,大概也是带着善意的吧。宋臻深深一揖,恭恭敬敬。

“云公子,此次乡试可有信心夺得魁首?”

顾衡恩轻轻叹了一口气,道:“你已๐经是县案首了,今后也会在朝廷为官,要是得个ฐ清正之名就能百世流芳了。我这个ฐ人,又不像你一样读过那ว么多书๰,更不要说考科举了。唯一的本事不过就是一身武艺。若不是想要落草为寇或者就去镖局当个ฐ镖师的话,也只有一条路可走了。”

不,他只是因为要完成任务所以才来的。宋臻沉默不语。

“宋臻,你怎么不看了?”好不容易从人群中挤出来的顾ุ衡恩,开口就是这么一句。

现在,他和顾衡恩站在河边,原以为ฦ这里多少会有些荒凉才是,可谁知道河边岸上连着好几座酒楼ä,看上去生意还挺不错?可这分明就不是镇子里那么一丁点人消เ费得起的才对!

县官倒是将更多的注意力放在了他身上,谁让宋臻应该是这群人当中,最可能有出息的人呢?县官的态度,自然亲切许多。

不知道什么时候,赵红妆已๐经站在了巷子的那一头,手里提着一盏灯,怕是来接宋臻的。不过此刻๑,她板着脸,一副不快的样子瞪着茵茵姑娘,一路走过来站到了宋臻旁้边,方才继续说话:“当真是不知廉耻!哪里有姑娘家拉着男人硬要别人答应帮你做事的!?怕是看着我家公子心地好,就想要上来占便宜吧?”

习武之人皮糙肉厚所以对那扰人清梦的叫声毫无感觉?不然反倒是离得远一点的赵红妆吼了一声?宋臻也๣没多想,只是觉得,既然顾衡恩要走习武的道路,这警觉性未免也๣太差了一点不是?

可这到เ底算是对宋臻的称赞,他虽然不太喜欢,也不好说什么。

宋臻的个ฐ子比他矮了一大截,腿自然也短了点,虽然走路速度不算慢,比起顾衡恩一贯的步伐来说却短了许多,于是顾衡恩就往前๩两步,要靠到宋臻后背的时候就站定停一步,接着再继续走,看上去很是奇怪。

只要不是有另一位真的惊世天才出现,这县案首,他就是十拿九稳了!别看县官并没有询问他的名字,不过是为了避嫌而已๐。县试并不严密,等会儿县官只要在他作答的时候看一眼卷子就可以“酌情”了。

本自同根生,相煎……何太急?

今天是大日子,假如只是和小杨公子争论的话,就是让一切更加混乱ກ,县官必然会因此不悦。

然后下一刻,年轻公子一转身,恭恭敬敬地对县官作揖下去,起身之后说:“县尊大人容秉,在下并非想要扰乱科举ะ之事,只是为ฦ了寻我这兄长回家。”

这个ฐ所谓的五童联保原来并不仅仅是确定一下身份,更是要让五个人一同到场才能够入场考试吗?这么死板的规定?不管这规定死板不死板,当下的问题๤是,如果那ว大杨公子不来的话,他们四个ฐ人就要被连累,没办法入场去考试了!

他说:“先把这陶盆拿到我房里去,放在珍宝架上。”

在他现在还毫无所知的千里之外,却发生着另一件事。&!ำ-ๅ-ๅover-ๅ-ๅ&&div&ุ

商人摆了摆手,若有所思道:“不用了。旁้的不说,这陶盆虽然简陋,上面的字和诗句却不是什么人都能写出来的。看墨迹也是新า近书写,想来就是那书生自己写的。这种有才的人有些事是不能做的。而且,我猜老太太会喜爱这陶盆上的诗句胜过这株罕有的海ร棠。想来那书生也要考科举,跑不到เ哪儿去。先将花送回府里,之后的事之ใ后再说吧。”

“我们上茶楼谈谈?”想了想,商人这么เ说。

赵红妆摇头道:“我吃过了才来侍奉公子。”然后忽而看见了放在窗口那ว株明艳可爱的海棠花,惊喜一般呼了一声:“哎呀,海棠!”

“哎,哎管家!”宋臻反应过来的时候,管家早就蹿进人群里了。他无法,只得去看那怯生生站在旁边的小孩。

“果然是真性情。”红裙ำ姑娘低声慨叹一句,两ä眼定定地凝望着宋臻离开的方向。她也๣没追上去,将金钗ู重新往头上戴好,转身就离开了集市。&!-ๅ-over--&ุ&div&

宋臻说:“你还有事吗?我要去买点纸墨。”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

铸龙庭